王婆文學網 > 妻不可欺:農家黑娘子 > 第530章諸人算計的局
    天狼山上的人各有心思,京城里也是如此,五王府遭襲,丟失重要的東西,齊天署派兵在京城嚴加搜查,弄得人心惶惶,老百姓在天子腳下過(日rì)子,也膽戰心驚的。狂沙文學網 www.kuangsha.net

    又因兵權的事(情qíng),齊天署與周海明爭暗斗,不相上下,本已是水深火(熱rè),偏偏五王府遇襲,把這件事鬧大。

    有人說是周將軍私自去五王府,偷盜五王爺的東西。又有人說五王爺沒有說是丟失什么東西便四下命人搜查,濫用皇權,實在不該。還有人說周將軍被留在宮里,根本無暇偷盜東西。

    各執一詞,誰知真假。

    總之京城這兩(日rì)亂了,礙于朝臣壓力,周海被關押幾(日rì)后還是被齊天署放出皇宮了。

    兵權一事,暫時擱置,五王府遇竊之事,也毫無證據。

    只因明(日rì)就是周將軍與連城公主大婚之(日rì),齊天署扣押駙馬實屬不該,更何況還是親妹夫,連城也三番四次去御書房鬧,就連明貴妃也多次勸說齊天署。

    畢竟是明貴妃肚子里出來的,齊天署也不好拒絕母妃,只有應了下來。這算是皇上病重以來第一件喜事,大家都很在意。

    只有皇后那邊,被關押暗無天(日rì),哭得沙啞,掙扎的力氣都沒有了。六王爺被關押在地牢,被折磨得生死不如,昏迷不醒,唯有一口氣尚在。皇上那邊,下令不見任何人,無人敢去打擾皇上養病。

    皇上嫁公主,明貴妃做主,又有齊天署執掌朝政,所以特意下旨,將大婚設在皇宮,百官齊賀,務必讓連城公主和周將軍的婚事辦得風風光光。

    一來是讓百官知曉皇上有意立五王爺為太子,二來是為了讓連城公主嫁得風光。

    整個皇宮都被披上紅色的喜布,賀禮一箱一箱的往皇宮里送去,所有人都在籌備這個婚事。

    有人喜有人哀愁,畢竟十五這(日rì),不僅是周將軍與連城公主大婚,更是段正騎最后一次毒發(日rì)子,那是深夜。

    ……

    “將軍,從你今早回來就魂不守舍,你到底怎么了?”

    周將軍府里,安靜無聲的書房里傳來陸明難為的關切,著眼看著,陸明站在書桌前側,(身shēn)戴佩劍,清爽的額頭沒有碎發,唯有為難盡顯眼底。

    陸明試探問了周海一句,卻聽高處沒有回應,才稍微抬頭,側開位置,露出門外掩蓋不住的艷紅喜慶:“婚服已經備好了,還要將軍去試試,聘禮也備好了,還要將軍去清點清點,明(日rì)就是將軍和連城公主大婚……”

    聽聞此處,書桌上的(身shēn)影微微動了動,相比陸明,周海滄桑疲憊,整個人消瘦了許多,雙顎更加鋒利,下顎的胡渣散亂的冒出頭,眼角疲憊不堪,雙眸遍布血色,瞳孔從無神漸變有神,整個人感覺蒼老了許多,唯有聲音依舊:“不必了。”

    寒冷沉默。

    “這怎么行,你不讓裁縫量(身shēn),婚服也是大概按照你的(身shēn)材做的,若是不合適,那不得讓人看笑話。更何況明(日rì)百官在場,皇上和皇后也會出面,穿著不合適的婚服,自己別扭不說,五王爺一旦動手,你也不占上風。”陸明沉思了片刻,才合攏雙拳,抿唇難為勸著。

    “婚服就這樣吧。”

    熟知周海冷漠應了一聲,(身shēn)軀立刻從座椅上起來,大步向著外面走去,卷走一陣風:“讓你準備的準備好了嗎?”

    陸明緊跟上去,疾步跟上周海:“都安排好了,如將軍所料,今(日rì)皇宮的御林軍比往(日rì)多了許多,五王爺還在秘密送兵入宮,明(日rì)大婚,只怕有場惡戰。”

    “明(日rì)百官都在,皇上和皇后也會主持大婚,他秘密送兵入宮,定是為了給將軍致命一擊,今(日rì)放將軍出宮是權宜之計,看來躲不過了……”陸明一邊說著,一邊對下人招手,讓眾人退下。

    周海忽而止住步伐,望著遠房的樓閣,眸光深幽,低喃一聲:“成敗在此一舉。”

    “將軍說什么?”囈語聲輕妙,轉瞬即逝,陸明什么都沒捕捉到。

    周海搖頭,繼續邁步向外,陸明還在絮絮叨叨:“將軍冒險去五王府可尋到東西?”

    周海接而搖頭。

    “怎么回事,將軍沒有尋到東西,五王爺又說府中丟失重要的東西,四處搜查,若不是將軍回府,五王爺的人就來將軍府搜查了,看這樣子,不像是假的。到底發生了什么……”陸明皺眉,低聲嘟囔了一句。

    “我去的時候,有人先行一步,密室已經被毀了,我要的東西早已不見。”周海慢條斯理地走在長廊,感受著從兩側花叢送來夾雜著香味的風,長廊的紅綢隨風舞動,令人亂花眼。而他的雙眼不自覺的看著花叢深處,那抹艷麗的紅色(身shēn)影在花叢里翩翩起舞,熟悉的面龐帶著初識的笑容,單純恬靜,如同大婚之(日rì)她從周家偏墻躍下的(身shēn)影,狡黠令人驚艷。但再細看時,不過過眼云煙,是個錯覺罷了,曾經那個憨厚老實的男子不在,而妹兒也……

    他惆悵地抬起手臂,注視著指尖的傷疤,苦笑一聲。

    陸明不是第一次看周海這個模樣,已經習慣了,唯有追問:“什么人先去的?將軍可見到了?段公子的解藥是不是被那賊人帶走了?”

    周海一言不發,將陸明的一切疑問都掩埋了。

    “那該怎么辦,段公子又要毒發了,沒有解藥,只怕堅持不下去了。”陸明嘆息一聲,深鎖眉頭。

    “將軍已經盡力了,段公子對將軍誤會頗深,也未必會接受將軍好意,更何況將軍為了尋找解藥,多次以(身shēn)涉險,早已把(情qíng)分還清。既然沒有解藥,就是段公子無福,將軍無需多慮。”

    “不過密室被毀,區區解藥,豈容五王爺慌亂至此。將軍說的賊人,應該劫走了五王爺重要的東西……”

    陸明一連說了許多,周海也并無多余的反應,二人一同站在長廊處,看著陌生之景,毫無喜色。這場婚事,聲勢浩大,十里紅妝,可是對象不是他心心念念的女子,這從頭到尾都是一場局,諸人算計的局。

上海新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