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婆文學網 > 蘇廚 > 第六百五十三章 又見王雱
    第六百五十三章又見王雱

    也不管莫名震恐的薛向,蘇油自顧自去了河渠司,雖然薛老頭厲害得很,重要親自見過庫存才放心。

    河渠司自蘇油和司馬光探查河北之后,事權大張,如今還要管理河北河務,總攬各地水情數據。

    現在的汴京城還是一個水城,城中大小湖泊好幾處,開封府衙門西南邊,正對著的就是一個不小的湖泊,湖水清澈見底,光潔如鏡,被稱作寶鏡湖。

    不過后世大家為了紀念包公,改為包公湖了。

    城北的黃河不說了,此外周邊一圈還有金水河,汴河,白溝,廣濟河,惠民河等多條河流,說起來防汛任務挺重的。

    熙寧初年,汴渠突然干涸,水不能行船,耽誤了漕運,就是因為之前的都水監玩忽職守,沒有即時在水小的時候給船閘放水,耽誤了大事。

    今年這案子才判下來,處理了十幾個當事人。

    所以都水監如今趙頊完全信不過,反倒是河渠司引入了水文測量工具,數據統計方法,頗為得用。

    都是蘇油帶來的,這些年得了趙頊不少獎掖,王安石重水利,屯田,治河,河渠司出去的事務性人才也不少,所以勾當河渠司的老下級見他到來,自然是喜出望外。

    蘇油在這里怕是比勾當還熟悉,坐下來跟自己的通判打招呼:“老梁到了這里就不用客氣了,黃懷信去將河渠司兩河備料檔案取來,還有這幾年的水文情況,尤其今年的,趕緊。”

    那個被喚作黃懷信的勾管是個內官,屁顛屁顛地去了,蘇油還在后面喊:“午飯給我們端兩份!”

    說完對梁彥明說道:“朝廷兩府,就胄案一天三頓,伙食最好,趕著飯點過來,就是可以趁他們一頓。”

    沒一會兒,黃懷信送來兩個鐵皮飯盒,飯盒里趁著勾了淀粉加了碎菜葉的濃骨頭湯,每個盒蓋上放著兩個大包子,進門諂笑道:“老推官說笑了,這還是你當年在胄案搞起來的三產,我們巴不得你老人家天天來巡察……”

    梁彥明對胄案包子也早就聞名遐邇了,拿起來咬了一口:“香,真是香,能天天得這個吃,給個神仙也不換啊!”

    檢查了賬簿,每筆進出后邊除了經辦,都有核驗、司庫簽字畫押,規矩沒變。

    沒變蘇油就放心了,不過嘴里還不饒人,抄錄了幾個數字:“不是針對懷信你啊,過兩天我還要去庫里看看,賬實相符才算。我的規矩你懂的……”

    黃懷信點頭哈腰:“必須的,必須的……”

上海新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