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婆文學網 > 寒門商子 > 第三十八章女人啊女人
  故事其實很老套,如同電視劇情一般的狗血,很簡單,一個女人讓兩個男人喜歡了。然后兩個人從到大各種掐架,直至現在。不過張全倒也不是一直喜歡那個女人,長時間的接觸讓他早已明白那個女人的強勢,張全沒有被虐的愛好,早就膩味了。不過對方顯然沒有,或者說在兩個男人中間竊喜的那個女人覺得自己的魅力這么大,張全還想退出實在有些不給面子,或者這場游戲她覺得自己才是操作者。于是,每當張全想退出的時候,總會遇到女人的調戲,于是火上澆油,為了男人的尊嚴張全也不得不陪著對方那個二貨掐下去。不過時間就是這樣快,原先占據優勢的張全的老爸,到了年齡退休了。而對方的父輩則更近一步,這給了對方的機會。其實都是圈子里廝混的人各自的手段都了解,奈何天不從人。被壓抑了那么多年,泥人也是有火性了,更何況是在男女的感情上,于是張全倒霉了。先被舉報倒賣公文,又因為對方的攪局原本正常的掮客生意自然也沒戲了。如果在平時頂多投子認輸,但是因為這一段時間,國家對違法犯罪的行為從嚴從重的處罰,哪怕在輕的犯罪也是要吃牢飯的,張全顯然不會坐以待斃,所以跑路了。當然他臨走前也沒有放過對方,也同樣還以手段,場面一時間也是很混亂的。最后兩家的大人看不下去都各自出手制止,才把事情控制到了最范圍內。張全出國,而對方也被安排到遙遠的西方去留學,唯一不受影響的就是那個漂亮女人了。那個女人就是袁心了。紅顏禍水級別啊!陸游聽完如此狗血的劇情,有感而發。若不是自己有女友,對其不太感冒,恐怕就不止是二十萬就能擺平的事情,不過自己在人家眼里頂多就是個蝦米級別的,應該不會對自己有什么危害吧!此時,保姆已經把飯菜做好招呼主人家用餐,都是些家常菜品,倒也沒有什么特別。越是這樣就越是說明張全的爸媽沒有把陸游當外人的意思,再說無論是飯菜做的都是一流的好,陸游吃的很香,夸徐玲做菜好,把一邊吃飯的徐玲說的不好意思的低下頭。陸游覺得確實是很好吃,想著以后有錢可以也顧上一個保姆,這樣自己和麗就不用再為每天吃什么而發愁了,而且還不用洗碗。張全媽媽看著陸游吃的香甜也很是高興,一邊說著慢點吃一邊把一些肉菜夾給了陸游,讓陸游很是感激。因為是中午,所有沒有喝酒水,張全父親簡單吃了幾口就不在動筷,讓陸游慢吃自己則趁著陽光好去外面陽臺伺候那些花草去了。看到張全父親出去,張全的媽媽聲的對陸游說道:“陸啊!阿姨拜托你件事。”“恩,阿姨你說。”陸游放下碗筷,咽下飯菜認真的回到。“不用這樣,你吃你的。是這樣,你借給張全錢的事情他和我說了,我這就還給你,謝謝你對他的幫助。咱們一家人不說兩家話,以后有不懂的事情,就來找我,阿姨一定幫你。”“謝謝阿姨,其實我不急的。”“呵呵,好孩子收下吧!對了,這個里面還有十萬是給張全的。我兒子一個人在國外,花錢的地方多。我這是瞞著他爸拿的,你回去后給他匯了,告訴他錢不夠及時和家里聯系。在外面呆上個兩三年,等風頭過了在回來。”“恩,好的阿姨!我回去就給他匯去,然后把您的話親自告訴他。”陸游語氣中帶著羨慕的應承道。到底是有媽好啊!即使兒子在混蛋,有了一個媽媽在后面,再大的風雨也會給他遮上一遮,哪怕她的身影變得越來越矮越來越瘦,總之陸游真的很羨慕張全。

  有了這一事在心里,陸游吃飯也沒有什么胃口了,只想早些離開,好讓自己的感情平復一下。因為張全父母早已吃完,所以飯桌上只剩下了陸游和保姆在吃飯,兩個人對面而坐,陸游是心里有事,所以心不在焉的吃著,而保姆也許是和陌生人吃飯多少有些不習慣,低著頭默不作聲的把米飯一口一口的扒拉到自己的嘴里。

  “呵呵,徐靈你怎么光吃飯不吃菜啊!”無意中看到保姆低頭專注的扒著飯對面前的菜則很少去吃,無話可說的陸游隨便的找著話題說道。

  保姆徐靈停下了筷子臉上羞紅的低下頭,用蚊子大的聲音回應道:“我吃了你沒有看到,人家的飯量很的。”

  “呵呵,是這樣啊!我還以為你在減肥呢?我這里有些嬸嬸剛給我夾得肉,我是真吃不下了。給你你來幫我吃吧!不要讓嬸嬸看到。再說你這么瘦應該好好的補補的。”陸游看著面前的菜實在是吃不下了,又不好意思拒絕張全媽媽的好意,既然保姆沒有吃完索性就遞給了保姆徐靈。陸游的舉動真的是有些輕浮了,不過他沒有想太多,只是下意識的有些把徐靈看做是妹妹一樣的對待。看到陸游苦著臉的樣子,徐靈被逗得笑了起來,也沒有了剛才的局促感,“不用了,我吃不吃都是這樣的,胖不起來。再說我也不喜歡吃太過油膩的食物。你不愿意吃可以放著,全哥以前就是這樣的,無論嬸給他夾多少,他不喜歡都不會吃的。”“哦!是這樣啊!你全哥對你好嗎?”“恩,當然了。就像是我親哥哥一樣,經常給我買好多好東西呢?”“哦!那你以后也叫我哥吧!我跟張全可是好哥們。”“呵呵!你才多大?讓人家叫你哥!”“我可是十九了,怎么說都比你大吧!”“哦!那我今年已經二十了,看來你只能做我弟弟了。”“二十?真的假的,你看起來那么,不會是想占我便宜吧!”“誰占你便宜,羞羞!”到底是不大孩子沒說幾句,兩個人就熟的聊上了。在外面和張全爸爸一起伺候花草的張全媽把一切都看到眼里,用手捅了桶給花澆水男人,“哎!孩他爸,你看咱家靈和陸是不是挺般配的,這一見面就這么快熟悉了。”一旁澆水的張全爸爸叼著煙聞言看了一眼,就又把視線轉到了花草上,“孩子過家家的性格,哪有什么配不配!”看到張全媽媽臉色有些變暗又補充道:“不過陸游那孩子也不錯,以后讓他多來來,沒準會成全好事!不過你可別在里面亂拉線,當初要不是你把這丫頭往我兒子懷里塞,也不會把那子嚇得不敢回家而去跟別人爭風吃醋了。”

  “那是咱兒子沒那個緣分,我這當媽的容易嗎?千挑萬選的,到頭來還是我的錯了。”很顯然女人對男人的指責一律是無視的。

上海新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