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婆文學網 > 總裁師兄寵妻成癮 > 第十七章 你愿意當陳亦煊的女朋友嗎
    清晨的a市,路上車輛并不多。葉夢晨坐在陳亦煊的副駕駛座,心中還有些小激動。

    這是她第一次坐陳亦煊的車,還是副駕駛位置,兩個人之間的距離近得葉夢晨有點心猿意馬。

    原本她是想做后座,但陳亦煊主動幫他打開副駕駛座的門,所以她也就順水推舟坐到了副駕駛座。

    突然想起之前微博上看到的話題,一個男人如果主動邀請你坐副駕駛座,不是想撩你,就是真的喜歡你。

    陳亦煊會是因為喜歡她嗎?葉夢晨有些蠢蠢欲動,想跟陳亦煊說說話,卻不知道該說什么好。而且陳亦煊自從摸上方向盤,整個人就顯得無比嚴肅,似乎在思考什么重要的問題。

    他不出聲,葉夢晨也不敢主動搭話。于是干脆把頭轉向車外,邊看風景邊想陳亦煊。

    剛剛在酒吧,陳亦煊跟西班牙球迷講的那一口流利的西班牙語,讓她震撼不已。

    沒想到他不只球踢得好,文化素養也很高。而且還很有商業頭腦,陳柏杜她自己也深入了解過,雖然陳柏杜是陳亦煊他們大一寒假成立的,但這兩年運行下來效益卻很不錯的。

    想著想著,又想到了剛才那個懷抱。他的懷抱真的好溫暖啊。不知道誰有幸能私藏他的懷抱。

    對于陳亦煊,葉夢晨是越來越有好感了。一個人長得帥不稀奇,長得帥還拼命努力,全方位發展,這讓普普通通的我們情何以堪啊。

    葉夢晨感慨著,突然就聽到陳亦煊問:“累不累?要不要瞇一下?”

    “不累,西班牙奪冠了耶,我現在還處于亢奮中,哪里睡得著呢。”葉夢晨現在可是處于雙層激動中。一來自己支持的球隊拿來世界杯冠軍,二來陳大boss就在自己身邊,跟自己獨處,哪里還會有瞌睡蟲這么一回事?

    “既然睡不著,那我們聊聊天?”陳亦煊轉過頭瞥了她一眼,發現她神采奕奕,一點都沒有通宵看球的疲倦感。

    “好呀,師兄想聊什么?”聊天好呀,聊天可以減輕她的緊張感。她一想到這么狹小的空間里只有他倆,就全身不自在,呼吸都有點急促了。

    “你有男朋友嗎?”陳亦煊突然問道。問完了以后,他自己都愣了一下。

    其實他沒想那么早就拍拖。公司這兩年剛發展起來,他現在正是忙著事業的時候。根本沒有太多的時間去光顧到感情。

    而且他們兩個認識的時間并不長,這段時間對她的認識好了解,更多的都是依靠qq。

    但是一想到這個小女孩說不定已是別人的女朋友,他就從心里冒出一股酸味來,所以迫不及待想知道她有沒有男朋友?干脆也就順著自己的心思問了。

    聽到陳亦煊這么一問,葉夢晨的心顫抖了下。她突然的安靜讓陳亦煊有些害怕心里的想法是真的。如果她有男朋友,對于他這樣一個從小就被教育得紳士、風度的男生來說,是不會去搞破壞的,唯有祝福。

    “還沒有。”沉默了幾秒鐘后,陳亦煊終于聽到了葉夢晨的聲音。那一刻,他覺得這聲音是多么美妙啊,這三個字又是多么動聽。

    其實當陳亦煊問起她有沒有男朋友時,葉夢晨也嚇了一跳。潛意識里她覺得陳亦煊應該是看不上自己的,畢竟自己既沒有天使的臉孔,也沒有魔鬼的身材。實在是不敢想象像陳亦煊這樣一個高高在上的男神,會看上自己。所以她愣了幾秒,才回答了他的問題。

    “師兄呢?找到我們的師嫂了沒有?”既然是聊天,那就禮尚往來吧。

    其實他們在qq上天南地北地聊著,但是兩個人似乎都有意在避開彼此的感情問題。

    但這一刻既然陳亦煊起了個頭,把這層紙捅破了,那葉夢晨就干脆順從自己的心思。問出了自己想問了兩個月的問題。

    問完之后,她覺得心里舒坦多了。不管陳亦煊有沒有女朋友,最起碼她有勇氣問了,也不用再小心翼翼地猜測他到底有沒有女朋友。不用自己一個人胡思亂想。

    “這一刻沒有,下一刻就不知道了。”陳亦煊曖昧地說著,看了葉夢晨一眼。

    發現葉夢晨似乎有些恍惚,他心里也沒底葉夢晨到底喜不喜歡他?如果他現在表白,會不會招到拒絕?

    而葉夢晨顯然還在詫異中。雖然她不是絕頂聰明,感情生活也是一片空白。但是女孩子敏感的心思還是有的。難道他想我做他女朋友?

    雖然心里如萬馬奔騰,迫切希望自己的想法得到證實。但葉夢晨告訴自己,矜持住!

    于是問道:“師兄這話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葉夢晨同學,你愿意當陳亦煊的女朋友嗎?”陳亦煊順從自己的心,勇敢地表白。一如他的性格,想清楚了什么是自己需要的,便會努力去爭取。

    雖然心里隱約感受到了陳亦煊是想跟自己告白。可當夢想成真的時候,葉夢晨突然就有些亂了。她沒談過戀愛,不知道要怎么回應對方才顯得比較好?

    怕自己如果直接回答好,陳亦煊會不會覺得自己輕率?如果拒絕,會不會就此失去了擁有他的機會?

    葉夢晨是真的完全懵了,她無數次肖想過陳亦煊,但是卻從來不敢奢望過他。

    自己心心念念的人突然問自己能不能當他女朋友,葉夢晨雖然心里在狂嘯著愿意愿意,一百個愿意,但嘴上卻無法完整地把我愿意這三個字說出來。

    她不知道怎么表達自己的情緒,于是干脆低起頭刷起了手機。

    陳亦煊開著車,看她愣愣地看著自己的手機發呆。突然又有些郁悶了。這輩子唯一一次跟人家表白,居然被人家忽視。

    陳亦煊心煩意亂,葉夢晨這表現,是不喜歡他?不然為什么面對自己的表白無動于衷?

    這時候他才突然覺得平時自己那么直白地拒絕那些愛慕他的女生,似乎也挺過火的。或許下一次可以找個理由拒絕,例如:對不起,我有女朋友了。

    眼看葉夢晨遲遲沒有回應,陳亦煊也有些緊張了,打著方向盤的手有些微微顫抖。

    就在陳亦煊擔憂與煎熬中,突然他放在支架上的手機響起了短信提醒音。

    葉夢晨以為陳亦煊會去看信息。但是他卻連看也不看一眼手機,繼續認真開著車。

上海新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