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婆文學網 > 總裁師兄寵妻成癮 > 第七十七章 原來是她
    雖然葉夢晨在電話里一再要求陳亦煊不用來學校接她放學,但是當她下課走到校門口的時候,他早已等候多時。

    她在生他的氣,他怎么可能無動于衷,當然是要親自來接她呀。

    跟易夏、柏梓琪她們揮手告別后,葉夢晨坐上了他的車跟他回家。

    臨走之前,易夏跟柏辛琪還再三吩咐葉夢晨,先別急著判陳亦煊死刑,了解清楚情況再說。要他們兩個好好溝通,認真解決問題。

    一路上,陳亦煊追問著她為什么生氣?她只是淡淡地回了句:“回去再說,你認真開車。”然后就不愿再多講了,全程無視陳亦煊著急的神情。

    陳亦煊雖然心急如焚,卻也無計可施,只得認真開車,一切唯有回到家才清楚了。

    剛進家門,還沒等陳亦煊開口問,葉夢晨就氣嘟嘟地換了鞋,走到客廳的沙發上坐著,問:“陳亦煊,你是想跪鍵盤還是跪榴蓮?”

    “領導,冤枉啊。處罰之前你是不是改讓我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錯先?犯人都有起訴的機會,更別說是我這個嫌疑犯。”看來她真的氣得不輕,這回陳亦煊不敢馬虎了,趕緊走過去抱著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認真哄著。引誘著她說出他錯在何方?

    “說,你是不是還有情史沒有告訴我?”坐在陳亦煊大腿上的葉夢晨瞬間黑化成惡毒皇后娘娘,用力掐了陳亦煊的臉一把。

    “上次都告訴你了,我沒其它的瞞著你。”被葉夢晨狠狠捏住臉頰的陳亦煊有些口齒不清地回答。

    陳亦煊好想大喊冤枉啊,他也就那么一段未成熟的情史,上次不是都跟她說得清清楚楚了嗎?怎么又開始折騰起這個話題了?

    “哼,你確定你沒有在外面亂勾搭其她女人?”雖然口氣還是惡狠狠,但是她的動作倒是不大,輕輕揉一揉陳亦煊被自己捏紅的臉頰,放開自己的手,也繞過陳亦煊的臉頰。

    其實她也是相信他的,只是平白無故被人家當街罵小三,這股氣難消,不找他這個罪魁禍首的出氣找誰去?

    “真心沒有。有你就夠了,其她人我不需要。”醒目的陳bss立即一表忠心。

    “那為什么今天有個女的自稱是你的老相識,在學校攔截我,當街罵我,還說我是小三,祝我們早日分手,等著看你甩了我。”越說她越覺得委屈,她招誰惹誰了她。

    葉夢晨覺得自己是真的委屈,沒認識陳亦煊之前,她雖談不上集萬千寵愛于一身,卻是被父母、朋友團寵的對象。

    從小到大都是乖乖女的她,從來沒有被人罵過一句,更別提像現在一樣,被人當街破口大罵。心里說不介意是不可能的。而這一切,都是由陳亦煊而起,所以她只能把氣撒在陳亦煊身上,捏一捏陳亦煊出出氣。

    “你可是我光明正大辛辛苦苦追來的女朋友。什么小三,別聽她們亂講。”原來是被人罵小三了。難怪她會生氣。任誰被當街攔截罵小三也會難受的。可罵她的是誰呢?他在校向來人緣及好,喜歡他的女生也有,但大家教養都是不錯的,當街罵人這么潑婦的事情,不是誰都做得出來的。

上海新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