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婆文學網 > 總裁師兄寵妻成癮 > 第360章 化身葉老媽子
    由于陳亦煊的耳朵出現了些小問題,所以那天晚上大家一致決定就去中餐廳用餐,用完餐后到海邊散散步,然后早點回去休息。

    而即便陳亦煊已經按她的要求決定少吃辛辣食品,多休息了,葉夢晨還是每隔一小段時間就問一句:“小c哥,耳朵還痛不痛?”

    要是陳亦煊回答沒事了,葉夢晨還會綁著張臉說:“你別為了怕我擔心而騙我,要說實話!”

    要是陳亦煊說還會有點嗡嗡叫,她又會擔心得整張臉都扭曲起來:“是不是島上的醫生不管用,要不我們現在出島吧,去市里的醫院看看。”

    最終在陳亦煊的勸說之下,葉夢晨才勉強答應吃多兩次藥看下情況,如果還是沒有好轉,再出島上醫院。

    雖然一整個晚上葉夢晨化身為葉老媽子一樣總是問他耳朵好點沒,有沒有哪里不舒服,一直喋喋不休的。

    但陳亦煊卻覺得格外的幸福。葉夢晨對他的愛和在乎并不比他對她的少。

    吃飯的時候,她會給陳亦煊布菜,要求陳亦煊吃得清淡點;散步的時候,她會要求陳亦煊一定要穿上有帽子的外套,這樣耳朵才不至于被風吹到;藥點一道,她會第一時間幫陳亦煊把藥和水準備到位,讓陳亦煊趕緊把藥吃了。

    也是直到那個時候,陳亦煊才知道葉夢晨居然設置了幾個鬧鐘,目的就是為了提醒他該吃藥了。

    而對于家里人,葉夢晨也知道報喜不報憂。她會把陳亦煊潛水的帥帥的照片發到兩家的家族群里,卻閉口不談陳亦煊因為潛水耳朵有點難受,以免家里人擔心。

    晚上10點,聽說篝火晚會正敲鑼打鼓熱鬧非凡地展開著。葉夢晨和陳亦煊卻沒有那份湊熱鬧的心情。

    兩個人相依偎坐在客廳的落地窗前,聽海浪拍打的聲音,天南地北地聊著天。

    期間,何菲揚給葉夢晨打來了一個視頻電話。不愧是母子,看到陳亦煊潛水的照片,何菲揚在驚嘆我兒子好帥啊的同時,也有點擔憂他的身體受不受得了。畢竟是深淺,不像浮潛,所以還是危險些。

    結果一直在擔心他耳朵出問題的葉夢晨,面對何菲揚的關心,反而很快淡定下來,安撫道:“阿姨您放心,小c哥沒事的,全程都有專業的教練在身邊,而且下水之前他們也在岸上做足了準備工作和專業的培訓。”

    陳亦煊也適時地出聲,讓他媽咪能少點擔憂。看到兒子看上去問題不大,何菲揚這才放心:“我上次潛水后耳朵痛了幾天,還搞得偏頭痛發作,所以才會這么緊張,小c沒事就好,那你們忙,我先掛了啊。”

    掛斷了跟何菲揚的視頻,陳亦煊夸獎葉夢晨道:“親愛的處理起事情來越來越棒,我剛才還真怕你說漏嘴。以我媽咪的性格,她還真有可能自己帶著個專業的醫生飛過來。”

    “我也是看情況決定的,如果你的耳朵沒有好轉,我最后肯定要告訴叔叔阿姨的,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他們有權利知道你的身體情況。”葉夢晨也是考慮過的,她明白以陳家人對陳亦煊的關心,知道他潛水后耳朵不舒服,肯定會擔心。

    她不希望大家擔心,但同時她也要確保陳亦煊是真的不會有什么大問題。要是現在醫生說的是陳亦煊的耳朵出現了大問題,她也不敢瞞著父母。

    有些時候,報喜不報憂是對的,可有些時候,隱瞞反而讓人更加受傷。

    “放心,有你這個這么負責人的看護在,我的耳朵出不了問題。”雖然耳朵還是有點痛,但跟下午剛從海底上來相比,已明顯好轉了許多。而這多虧了葉夢晨對他的關心和照顧,所以葉夢晨是他的看護這話也不假。

    “不早了,我們去洗洗睡吧。”葉夢晨看了下手機上的時間,將近9點半了,是時候休息了。

    “這么早,你睡得著嗎?”平時不到11點不睡覺的人,今天居然9點半不到就要求他洗洗睡了。

    “睡得著啊,有什么睡不著的?有你在我身邊,我會有睡不著的時候嗎?”這話倒是不假,雖然現在睡是早了點,但有陳亦煊在身邊,她想睡不著都困難。

    而這話也成功愉悅了陳亦煊,他屁顛顛地起身,拉了葉夢晨一把,準備把她拐走,來個鴛鴦浴。

    對于這種危險的事情,葉夢晨當然是義憤填膺地拒絕:“各自洗各自的,你下午才深潛過,不適合劇烈運動。鴛鴦浴這種事情,不適合做。”

    聽到她義正言辭地是不能一起洗澡,為了你的身體著想。陳亦煊無奈,只得自己一個人洗澡去了,然后一邊走一邊嘀咕:“以后再也不潛水了,沒意思。”

    “身體情況允許的情況下潛一潛也是可以的啊,你看你拍的那些照片,真的好漂亮,很壯光。那是我們在陸地上看不到的美景,怎么會沒意思?”葉夢晨剛才把陳亦煊在海底拍的照片欣賞了好幾次呢,景色是很壯光也很迷人的。

    “海底世界什么的,跟與你洗鴛鴦浴、做愛做的事情相比,弱爆了!”早知道潛水后會出現后遺癥,陳亦煊就不該聽老大的話一塊下海。

    話說之前他也潛水過,還真沒有出現過今天這種情況。所以今天下潛之前才粗心大意了點,沒有在平面上就開始做耳壓平衡,這才中招了。

    “色鬼!趕緊洗澡去!我幫你找睡衣。”葉夢晨把他推進了浴室,然后轉身來到衣柜前,幫他找起睡衣來。

    找完睡衣,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于是并不急著給陳亦煊送進去,而是拿著自己的手機到陽臺上給柏辛誠打了個電話。

    兩分鐘后,等到她面帶微笑說了聲謝謝之后,才掛斷了電話,返回房間,給陳亦煊送睡衣去。

    臨洗澡之前,葉夢晨發了個朋友圈,選了一張陳亦煊在海底向她比心的照片,還有八張海底生物的照片,湊齊九宮圖,發了句:人魚哥哥,你好呀!

    而陳亦煊則在底下回了句:你好,我是你的專屬人魚小哥哥,你有什么愿望可以跟我說,我會替你去實現的哦。

    十幾分鐘后,洗完澡的葉夢晨,回復了陳亦煊的評論,簡單的幾個字,卻讓陳亦煊的心里暖暖的。

    c太太回復c先生:只愿你喜樂安康!

    這個夜晚,他倆在x島的親海別墅里,聽著海浪的聲音,相擁入眠。

上海新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