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婆文學網 > 總裁師兄寵妻成癮 > 第一百零八章 打賭嗎
早上8點半,原本約定好的出發時間到了,剛結束完一場久違的運動的柏辛誠和易夏手忙腳亂地洗漱穿衣、收拾行李。

  正當他們準備退房的時候,陳亦煊打來電話告訴他們晚點再出發。出發時間推遲到10點半。

  柏辛誠跟易夏一聽到陳亦煊說要晚點出發,就知道某人肯定是一大早干了什么壞事,導致葉夢晨起不來。正好他倆也累著呢,可以回去睡個回籠覺也是不錯的。于是柏辛誠抱著易夏,重新回到溫暖的被窩里。

  而另一邊,如易夏他們所料,葉夢晨確實起不了床了。這都怪陳亦煊,一大早的,她還在溫暖的被窩睡得正香,就被陳亦煊偷襲成功,迷迷糊糊中被人吃得個一干二凈。

  這可把她折騰得夠嗆的。再加上昨天奔波了一整天,昨晚又睡得比較遲,這回實在是沒有力氣起床了。只想回到被窩里再睡個回籠覺。

  于是結束的時候,葉夢晨說了句:“累,讓我再睡會。”堅決不起床,她需要時間緩沖一下。

  陳亦煊知道自己的無節制累壞了她,心里過意不去。于是放了一浴缸熱水,加了點精油,帶著她泡了個熱水澡,一邊泡澡一邊為她做全身按摩。

  陳亦煊按摩手法高超,葉夢晨曾經問過他是不是有專門去拜師學藝?陳亦煊解答說是因為他那個寵妻狂魔的爹地逼著他去學的。他媽咪有偏頭痛的老毛病,這樣他媽咪頭疼的時候,如果他爹地不在家,他就可以頂上為媽咪按摩頭部。減緩他媽咪的頭痛癥。

  葉夢晨在陳亦煊的按摩中,美美地睡了個回籠覺。再次醒來,葉夢晨覺得精神好多了。臉色更是紅潤,看得陳亦煊心癢難耐。忍不住又在她臉上偷了好幾個吻。

  “別鬧了,現在都幾點了,趕緊起來,準備出發了。讓易夏他們等久就不好了。”葉夢晨毫不留情地推開了陳亦煊湊過來的臉。她可沒忘記昨天柏辛誠跟易夏看他倆的眼光,取笑意味十足,曖昧滿滿。

  今天要不是實在困得睜不開眼睛,她才不敢冒著被嘲笑的可能性讓陳亦煊推遲出發時間。眼見時間快來不及了,葉夢晨急匆匆準備起床整理整理。

  “放心,他們沒那么快的。”早上跟柏辛誠講電話,雖然只有短短的十來秒鐘。但心思謹慎的陳亦煊還是聽出了柏辛誠話里的疲倦與慵懶。那聲音,一聽就是剛滿足后的慵懶嘛。

  “你怎么知道?”雖然陳亦煊說了柏辛誠跟易夏他倆的事,但是葉夢晨還是覺得他倆應該不會那么快有什么實質性的發展吧。

  “我就知道,要不要跟我打賭?”他可以以項上人頭保證,對面那兩個人肯定有什么了。就算沒什么,睡了一晚起來也有什么了。

  “賭什么?”賭就賭,她才不怕他。她對易夏還是了解的。雖然口頭上天天嚷著要上了柏辛誠,可也僅僅是喊著。要有行動,她肯定不敢。

  “如果我贏了,今晚姿勢、地點任我挑選;如果你贏了,隨你怎么處置我,你在上面也可以。”葉夢晨覺得他這話,怎么聽著都是他有好處撈啊。再說今晚誰還跟他再來啊?她都累死了。

  “我贏了,你就一個星期沒肉吃,成交不?”陳亦煊能不能不吃肉,就靠易夏你啦。易夏你可千萬要挺住啊。

  “你就等著今晚求饒吧!”陳亦煊信誓旦旦,已經在計劃著今晚要在哪吃肉,怎么吃比較好!是紅燒好呢,還是清蒸呢?

  10點半的時候,他們準時到達大堂退房。發現易夏跟柏辛誠還真沒出現。等了十分鐘還見人,葉夢晨給易夏打了個電話,結果電話響了許久都沒有人接聽。

  就在她準備掛斷電話的時候,電話彼端從來了一個深沉的男音:“喂。”

  “辛誠哥?嚇嚇呢?你們還沒起床嗎?”電話一接通,葉夢晨的問題接二連三。柏辛誠人還沒清醒,有點反應不過來。

  倒是他懷中的易夏,顯然是被吵醒了,揉著眼睛問:“誰呀?一大早擾人清夢。”

  “不早啦,10點42分啦。”葉夢晨在電話里回答易夏的問題。

  一大早?10點多快11點了還早?太陽都曬屁股了,這兩個人還沒起床,而且聽語氣,兩個人睡得挺近的嘛,難道陳亦煊真的猜對了?這兩個人真的有什么?

  葉夢晨的電話,成功吵醒了兩個睡回籠覺的人。這兩人抱著睡得昏天暗地,連鬧鐘也忘記調一個。以至于錯過了集合的時間。柏辛誠起床氣不小,幸虧這回人還有點意識,不至于被吵醒了發脾氣。

  在她的追問中,柏辛誠總算徹底清醒了過來。跟葉夢晨說了聲等下,很快。然后掛斷電話、叫醒易夏、洗漱換衣、收拾行李,一氣呵成!

  等到柏辛誠跟易夏出現在大堂的時候,陳亦煊跟葉夢晨都喝完了一杯咖啡了。看著他倆同時出現,易夏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葉夢晨腦海中閃過的,是陳亦煊今晚怎么折騰她的局面。無語問蒼天啊。易夏這樣子,說他倆沒事,誰信?

  “昨晚睡得好嗎?”陳亦煊賤賤地問著。看他倆露出難為情的表情,他就覺得心里平衡點了。誰讓他們平時老調侃自己跟葉夢晨呢。

  “還不錯。”對柏辛誠來說,上半夜是折騰的,下半夜是幸福的。太久沒吃肉的人,難免一開葷就有點把持不住,早上睡回籠覺時又忍不住拉著易夏做了場運動。

  “嚇嚇你睡不好嗎?怎么無精打采的。”葉夢晨雖然心里知道他倆是八九不離十發生了什么事,但是既然易夏不想說,她也就不問。就算是閨蜜,也是需要給彼此空間的。

  “剛回去睡了個回籠覺,被你電話吵醒,所以有點困。”能不困嗎?好不容易可以睡多兩個小時,結果睡得正香被人家拉著做了一個小時的運動。她現在腿都還在顫抖好吧。

  天吶,她好后悔答應成為柏辛誠這頭餓狼的女朋友。

  柏辛誠知道她今天是沒力氣去逛什么景點了。于是提議S市可以古鎮回來后再玩,大家先退房后找地方吃午餐,然后直接出發去S市附近1個半小時車程的W鎮。

  葉夢晨本來就不喜歡繁華大都市,所以逛不逛S市對她來說無所謂。她的主要目的地是古鎮。

  既然葉夢晨沒意見了,陳亦煊也就更加沒有意見啦。對陳亦煊來說,一整天不出去,就跟她兩個人待在房里他覺得更幸福。

  于是大家退了房,拿了行李,直奔飯店吃飯。雖然離午飯時間還有點早,但都是一早起來做運動的人,早上到現在基本都沒吃東西,能不餓嗎?()總裁師兄寵妻成癮更新速度最快。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關注“優讀文學”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上海新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