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婆文學網 > 總裁師兄寵妻成癮 > 第二百六十八章 相愛相殺
“我說你們幾個愣著干嘛?趕緊坐下吃飯啊!”易夏端出一盤水果,招呼著在餐桌前發呆的幾個好朋友們趕緊入座。

  “嚇嚇,我能問一個問題嗎?”葉夢晨弱弱地舉起自己的右手,一副我有話要問的樣子。

  “說!怎么啦?”易夏大掌一揮,批準了葉夢晨的申請。

  結果葉夢晨和柏辛琪兩個人對望了一眼,頗有默契額地同時發問:“這鍋底有些啥?吃了不會拉肚子吧?”

  得,這是赤裸裸地鄙視她和柏辛誠的廚藝呢。對自己的廚藝向來很有自知之明的易夏無奈地說:“難得你們這么看得起我的廚藝!放心,吃不壞你們肚子,海底撈剛打包回來的!”

  “呼!”聽到是海底撈打包了,葉夢晨和柏辛琪趕緊拉開座椅坐下。這回總算可以放心地享受美食了。

  剛才她們看到這么多美食,雖然詫異易夏和柏辛誠居然能準備如此多看上去不錯的美食,但還真擔心會不會是易夏的黑暗料理啊。尤其是這鴛鴦鍋底,都不知道底下她放了什么料,要是吃了拉肚子,她們明天還怎么上班啊。

  看到她倆如釋重負的樣子,易夏氣得牙癢癢,白了她們兩個一看。換來她倆心虛的一個微笑。回頭她一定要苦練廚藝,讓她們大跌眼鏡去!

  不過目前她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知道自己的廚藝見不得了,所以趁著下午有空,她跟柏辛誠兩個人讓海底撈給他們準備了許多外賣食品,這樣一來,就不怕大家下不了筷子啊。

  跟葉夢晨和柏辛琪不同,陳亦煊跟杜逸凡早已入座。在她們還在討論能不能吃的時候,就已經拿起桌上的漏勺,為親愛的女朋友涮起愛吃的東西了。

  柏辛誠財大氣粗,又懶得動手,怎么可能自己準備這一大桌食材?肯定是花錢找輕松,所以啊,他倆一點心理負擔都沒有,更加不會擔心柏辛誠毒他們。

  “喝幾杯?你們想喝什么,紅的還是啤的?”柏辛誠問在場的兩個男生,涮火鍋怎么能沒有酒呢?

  “啤的吧。”陳亦煊說完,柏辛誠走到吧臺前,拿出幾瓶黑啤。看到他們幾個男生都要喝酒,易夏也有點安耐不住了。

  “涮火鍋怎么能少得了酒?我們也喝吧!”易夏說完,轉身準備也效仿柏辛誠去吧臺淘幾瓶啤酒解解渴。

  聽到易夏說話,葉夢晨眼前一亮,但還是朝著陳亦煊遞過去一個眼神,像在詢問能不能喝一口?

  “喝吧,今天這么開心,允許你喝一口。”陳亦煊摸了摸她的秀發,給了她想要的答案。

  對易夏的建議,柏辛琪更加沒意見。反正自家男朋友在身邊,他們也不會讓自己多喝,也就小酌一杯,可以有!

  “我來吧,酒柜里有果酒,你們喝果酒吧。”柏辛誠制止住了易夏的動作,讓她繼續在位置上坐著,自己則過去為她們挑選了合適的果酒。

  最后柏辛誠給她們開了一瓶國外某知名品牌的果酒。這款果酒酒精含量低,是一款養生女生酒,也是柏辛誠專門為易夏準備的。

  易夏偶爾心血來潮,喜歡小酌一杯。但她的酒量柏辛誠深有體會啊,所以專門讓人從國外給易夏帶了些果酒。

  “今天真開心,又有美食又有美酒,來來來,我們大家干一杯,慶祝我們搬家愉快!”易夏說完,大家伙拿起桌前的酒杯,六個人,六個杯子,在空中相碰,象征著入宅大吉,也象征著友誼長久。

  “以后上班我接送她們兩個就行了,你們幾個大男人可以偷懶了。”大家住一塊,離柏氏又近,柏辛琪攬下了接送易夏和葉夢晨的任務。

  可陳亦煊和柏辛誠卻不領情了:“不用了,我自己送。”這是陳亦煊的聲音。送葉夢晨上班,對他來說是一種享受。以前住海邊,葉夢晨心疼他要繞遠路,老是在路口就下車,自己走幾分鐘路上班。

  現在好不容易住得近了,他想盡可能地自己送她上班,而且是直接送到柏氏樓下的那種。柏辛誠早就幫他把柏氏通行證搞到手,他的車早就可以大搖大擺地自由進出柏氏了。

  “你接她們回來就行了,送就不用你了。”這是柏辛誠的聲音,他的想法跟陳亦煊一致。送老婆上班可是一種樂趣。下班時間他們不一定有空,所以讓柏辛琪接她們回來還是可以的。

  聽到那兩個男人都謝絕了自己的好意,柏辛琪氣嘟嘟的,故意朝著葉夢晨和易夏說道:“聽到沒有,他們不給我接你們上班。以后他倆誰出差了,可別求著我幫忙接老婆上班。”

  易夏和葉夢晨統一戰線,故意說了句:“沒關系,你不接,我倆就手牽手走路上班去!走個路不用20分鐘就可以到了。”

  說完兩個人還隔著餐桌把手牽在了一起,手牽手一起走。惹得柏辛琪差點跳腳。

  “我看以后你也別開車了,我接送你上下班就可以。”杜逸凡見不得她嘟著嘴,趕緊討好。

  “還是凡哥你對我最好,哪像那幾個,要么有異性沒人性,要么有了老婆忘了妹妹。”說完還不忘牽著杜逸凡的手表演了一番含情脈脈。

  “嘔,可以了,可以了!你倆要秀恩愛回家去啊。趕緊吃飯,看得我吃不下了。”被他倆刺激得雞皮疙瘩都起來了,易夏趕緊出聲抗議。

  結果她的抗議,換來了柏辛琪一句:“你跟我哥哥越來越像了。”

  “嗯?”易夏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她跟柏辛誠像嗎?轉過頭認真研究起柏辛誠的長相,這么一說,他倆還是有點夫妻相不成?

  “別看了,她不是說我們長得相。”被她直勾勾地盯著,柏辛誠被看的心癢癢的,趕緊擺過她的臉,夾了個自己剛剝好殼的蝦喂到她嘴里,轉移她的注意力。

  “我倆哪里像了?我怎么沒看出來?”一邊吃蝦,一邊不忘問柏辛琪。

  結果柏辛琪幽幽地回了句:“像,太像了,跟我哥哥一樣,只許管家放火,不許百姓點燈。一看就是口水喝多了,被傳染的。”

  一句話說完,這回換成易夏氣嘟著臉,回敬柏辛琪一個白眼了。

  葉夢晨笑嗆了,這倆姑嫂鬧起內訌也是很可愛的。看她們相愛相殺,她覺得好有趣啊。

  笑得過頭的葉夢晨咳了幾聲,這回真的笑嗆了。

  “小心點啊親愛的,趕緊喝一喝水。”心疼得陳亦煊趕緊幫她拍拍背讓她緩一緩,還不忘給她遞上一杯白開水。()總裁師兄寵妻成癮更新速度最快。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關注“優讀文學”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上海新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