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婆文學網 > 總裁師兄寵妻成癮 > 第三百九十一章 解鈴還須系鈴人
    “等等,我有些搞不懂,為什么你會想到把她拱手讓人?你們不是感情挺好的嗎?”陳亦煊覺得自己蒙圈了,這葉思哲在想些什么,好端端的,為什么要把自己的女朋友拱手讓人?

      “她一直都覺得我給不了她安全感,那天我們吵架的時候,她也說了自己有更好的選擇,離開我肯定會更幸福。”

      葉思哲的話一說完,陳亦煊真想給他一個白眼,可惜他看不到。于是嘆了口氣,繼續發揮他情感專家的角色,解釋道:“女人在生氣的時候說的話是不能信的,說不定她是故意氣你,以此來讓你重視她呢?”

      “她不是這樣的人,我們在一起的這幾年,她從來不會為了故意氣我而說一些無中生有的話,所以她說這些話潛意識是在告訴她,她已經找好了下家。”正因為李卉從來不是那種隨隨便便一生氣就亂說話的人,所以葉思哲才把她的話當真了。

      而病房外聽到這一切的李卉,氣得在空氣中比了n多個殺人的姿勢。她真的就是隨便一說,目的就如陳亦煊所說的,讓葉思哲能得到重視,這家伙反而當真了?

      要不是葉夢晨制止了她,她真的想立馬沖進去朝著葉思哲大喊一聲:我就是故意說那些話讓你著急的,你這都不懂?

      “所以你現在拼命趕她走,就是為了讓她去追求她想要的?”陳亦煊繼續問道。

      “嗯,我現在這樣,也不好再耽誤她了。沒發生車禍之前我想的是怎么把她綁在身邊,讓她沒有機會追求更好的幸福,可現在我知道自己不能那么自私了,是時候還給她她想要的生活了。”李卉跟他在一起,從一開始就是一個錯誤。他浪費了李卉最好的四年大學時光,不能再浪費她更多的青春了。

      “可你這思維我有些不懂,既然想放她自由,不是更應該好好配合治療,趕緊讓自己的眼睛好起來嗎?要知道你的車禍跟她也有一定的關系,她為此而自責不已。”陳亦煊的問題,不僅問出了他自己的疑問,也問出了外面聽墻角兩個人的心聲。

      你想放手,不是應該先把自己的眼睛醫好,這樣人家才不會愧疚不安,走不了嗎?

      剛才聽到李卉說車禍前她和葉思哲吵架,葉夢晨還很小人地以為葉思哲不愿意動手術是為了讓李卉愧疚,看來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一旦我動手術,她將耗費更多的青春在我身上。她陪了我四年,我不能再自私地讓她把最美的時光都浪費在我身上了。”葉思哲說完,也不用陳亦煊發問,繼續給陳亦煊解釋。

      “一旦我動手術,哪怕成功率再高,康復訓練都是以年做單位計算的。而以我對她的了解,她不可能拋下康復中的我不管不顧,一定會陪我度過這段康復的日子。”

      “這不是很好嗎?有心愛的人陪伴,你康復起來肯定也更加快。”陳亦煊表示看不懂葉思哲的腦回路啊,這人到底在想些什么?他都懶得猜測了,直接問出自己想知道的事情。

      “對我來說是挺好的,可對她來說一點都不好。未來的一年、兩年、甚至有可能是五年,她都必須每天陪我耗在醫院。她現在還年輕,也找到很不錯的工作單位,一旦因為陪我做康復,她勢必會放棄這一切,這對她來說不公平。”

      聽完葉思哲的話,這回陳亦煊有些懂了葉思哲的腦回路了,于是問道:“所以你拼命地想把她趕走,就是不想她在你身邊浪費了這么幾年康復訓練的時間?”

      “嗯,這個時候對她來說是最關鍵的時期,無論是繼續下一段感情還是開始自己的職業生涯,都是最美好的。一旦她陪我耗多幾年,不僅青春耗沒了,事業和愛情也會消失殆盡。”正因為如此,所以他才會堅持不動手術。或者說在李卉還在他身邊的時候,不愿意動手術,不想李卉因為他而犧牲了自己的事業和新的愛情。

      “可你有沒有想過,你這樣把她趕走,對她的傷害更大?對她來說,只要你能恢復健康,她短暫地犧牲了自己的事業又有什么所謂?”換位思考,陳亦煊覺得如果自己是葉思哲,他可不做來把葉夢晨往外趕的事情。因為他清楚地知道一個愛你那么深的女孩子,如果真的被你趕走了,以后無論你付出多大的努力,都是很難再追回來的。

上海新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