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婆文學網 > 總裁師兄寵妻成癮 > 第四百二十六章 CBD組合第一次起爭執
  為了陳柏杜能成功上市,在CBD組合的帶領之下,全體員工奮戰在了公司上市的最前沿。CBD組合更是忙得暈頭轉向。

  陳亦煊已經連續好幾個周末沒得休息了,每天除了會議就是應酬。回家的時間越來越晚,陪葉夢晨的時間也越來越少。

  看到他這么辛苦工作,葉夢晨心疼得不得了。奈何自己能力有限,無法給他幫上什么大忙。只能心疼他的同時,盡量照顧好自己,讓陳亦煊可以免為她擔憂。

  陳柏杜的前期準備工作做得很足。可就在上市進入到關鍵時刻,公司發生了一個重大的人事變動。原董事會秘書身體抱恙,無法再繼續現在的工作。

  陳亦煊他們在為董事會秘書感到難過的同時,也遇到了上市準備工作中最重要的一個挑戰——重新尋到一個合適的董事會秘書。

  眾所周知,在公司準備上市的過程中,董事會秘書是一個至關重要的位置。

  因此對陳亦煊他們來說,重新選一個合適的董事會秘書尤為重要。

  在這件事情上,CBD組合第一次發生了爭執。陳亦煊覺得既然遲遲找不到合適的人選,就讓公司的財務總監頂上這個位置吧。

  可這個提議一經提出,就遭受到了柏辛誠和杜逸凡堅決反對。原因很簡單,他們覺得董秘還是得由專人負責,讓公司的CFO兼任董秘一職,他們怕CFO忙不過來,也怕其對董秘的工作不是那么熟悉。

  而且在柏辛誠看來,最初我們就可以為了怕不專業,怕CFO分心,所以才找來了專職人員當董秘。怎么這回你自己先否定了自己最初的想法了?

  他們的擔心在陳亦煊看來是多余的。CFO原有的工作,完全可以讓財務經理分擔。而且陳柏杜的CFO是陳亦煊發高薪邀請來的,人家有沒有這個能力,陳亦煊再了解不過。再說把財務總監當董事會秘書這事在上市公司中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其他人都可以這么用,為什么我們就不可以?

  杜逸凡說作為董秘要對上市流程非常清楚,善于和監管機構和中介機構進行溝通。

  陳亦煊就舉例說明現在的CFO之前在其他公司也參與過IPO流程。關鍵是他還是參加過培訓,獲得過董秘資格證書的。

  三個人各抒己見,幾番唇槍舌劍之后,大家還是堅持自己的意見,你說服不了我,我也說服不了你。場面一度有些失控,從外面路過的員工看到三個老總像是在“吵架”,還覺得很是新鮮,這種事在陳柏杜發生的概率,幾乎為零。

  創業之初他們仨就說過了,如果發生了爭執,大家可以暢所欲言,不用把怨氣放在心里。

  但如果一個問題久攻不下,最終拍案決定的人,只能是陳亦煊。在他們三個人之中,陳亦煊其實占據著絕對的領導地位。

  只是這幾年陳亦煊從來沒有用過這個權力。但今天,當他無數次把問題解釋得清清楚楚,告訴另外兩個人為什么要這么做的時候,另外兩個人還是無法同意。

  最終陳亦煊惱了,說了句:“這事我說了算,一切后果我承擔。”后揚長而去,甚至因為生氣,把會議室的門甩得有點用大,聲音驚住了外面的同事們。

  他們陳總,居然發這么大脾氣,這是史無前例啊,難不成陳柏杜要變天了嗎?

  大家有些驚慌,趕緊私下在群里告訴伙伴們做好自己的工作,別惹老總生氣,他看上去火氣不小啊。

  而還留在會議室的柏辛誠和杜逸凡這回被陳亦煊氣得夠嗆了。其實朋友之間合伙做生意,最怕的就是意見不合。因為長久下去,別說生意了,連友誼也保不住。

  這么多年,這是他們仨第一次起了這么大的爭執。加上這段時間大家為了上市準備工作而四處奔波,熬夜熬多了,人也容易上火,這火氣也就上來了。

  柏辛誠再怎么說也是柏氏的少東家,被陳亦煊來這么一出,他頓覺沒面子。

  雖然這些年陳亦煊為陳柏杜做出了不少的貢獻,他們也一直挺服陳亦煊的管理和工作能力。但當重要關頭被陳亦煊擺出領導的身份壓了自己一把的時候,還是覺得不爽。

  跟柏辛誠比起來,杜逸凡的火氣倒沒那么大。他向來性格就很不錯,剛才陳亦煊的解釋他也慢慢在理解,陳亦煊要是再耐心一點多說兩句,杜逸凡就該繳械投降了。

  只是杜逸凡不懂,一向做事穩重的陳亦煊,這回怎么如此急促起來了?連再給點時間找一個合適的董事會秘書都不愿給?

  這邊CBD組合鬧得不愉快,那邊葉夢晨在聽到陳亦煊說今晚總算能按時下班,回家給她做飯后,興高采烈地告訴易夏和柏辛琪今晚總算有飯吃了。

  她們已經好久沒有在正常的晚餐時間與男朋友一起到閨蜜家吃飯了。易夏當場表示幸福來得太突然啦。

  然而更讓她感到突然的事情還在后頭,正當她問柏辛誠,今晚是不是跟陳亦煊一樣不用加班,可以按時到CC別墅吃飯的時候,柏辛誠卻回了她一句話:今晚別去他們家吃飯,下班了我去接你,在公司等我。

  這讓易夏有點不明白,好端端的,難得六個人能一塊吃個飯,為啥柏辛誠不去了?

  更讓她不解的是,柏辛琪也在姐妹淘的群里@了葉夢晨,說今晚杜逸凡約她外出用餐,就不過去他們家吃飯啦。讓陳亦煊也別煮太多菜,免得浪費了。

  兩個好姐妹都說要約會來不了,起初葉夢晨也沒覺得有什么。跟她們說了聲好的,約會愉快后便把他們幾個不來吃飯一事跟陳亦煊說了。

  葉夢晨的想法很簡單,大家感情再好,閨蜜間也是需要空間的。閨蜜跟男朋友出去浪漫,也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可陳亦煊的回復卻讓葉夢晨看得有些云里霧里。

上海新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