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婆文學網 > 魚躍龍門 > 第八百零八章 你到底是誰
幕修遠死死的蹙著眉頭,無法相信。

卡特爾家族,他聽聞過,背后的資金不僅龐大,而且主要針對的人有兩個。一個是羅斯柴爾德,另外一個就是華國。這個家族。集結了米國和歐洲的數個大家族,可以說是當下最強悍的財團。

然而,今天。

幕修遠的三觀,被顛覆了。

張牧不僅是羅斯柴爾德家族的人,還是華國的人。

為了一個張牧,卡特爾家族的人,竟然要威脅幕府。

這張牧,背后到底是什么?

難道這家伙,真的手眼能通天。

想到自己給張牧通電話的時候。他那鎮定的神色。

幕修遠的臉色,更是復雜。

恐怕從一開始,張牧就知道卡特爾家族在幫他了。

"我明白。"幕修遠是個聰明人。

這時候。如果他再得罪卡特爾家族,東瀛的市場可能會在世界面前被打一巴掌。到時候,他必然會被問責。

幕修遠在幕府的地位很高,除開幕府的統治者之外,他算是幕府最厲害的幾個使者。幕府一共有七個使者,但這些人在幕修遠面前,什么都不算。

幕修遠現在,可是幕府代理的主人。

離開酒店后,幕修遠的神色更難看。

"主人。怎么辦?"幕修遠身邊的仆人忙問道。

幕修遠只感覺,自己的臉很疼。

但他必須要忍下去。

"還能怎么辦。"幕修遠突然無力的說道。

"就這么讓張牧在東瀛,為所欲為?"幕修遠身邊的仆人不滿的說道。

"先不著急……卡特爾家族對我們來說,太陌生了。別的我不敢肯定,但卡特爾家族的人,絕對不會幫張牧!這點,是可以確定的。"幕修遠沉著臉色,說:"再說了,張牧不可能離開東瀛!幕府的任務,是拿下他手里的數字貨幣!"

幕府的人,向來是東瀛的最強戰士。

他們,視死如歸。

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沒有什么,是他們做不到的。

酒店。

幕修遠走后,酒店里的一間總統套房里。

"小姐,我們真不和幕修遠合作?"紅衣女人旁邊。另外一個女人不明白的問道。

紅衣女人回眸望了望窗外。

幕修遠的蹤影,已經離開了。

"這可是家族給我們的命令。"女仆又說道。

紅衣女人點點頭,說:"我知道……你真以為。幕修遠這樣的老狐貍,會不知道我來了東瀛?"

"幕府在東瀛,手眼通天,他們想查的話,一定能查到。"女仆點頭說道。

"但他現在,沒有別的選擇。"紅衣女人見幕修遠走了,大概知道幕修遠會放了蘇黎,這才松了一口氣。

"為什么啊……"女仆不懂的問道:"就為了和張牧交好,因為他手里有數字貨幣?我查過了。數字貨幣屬于東方國際堡壘,他們很忌憚西方的資本。"

紅衣女人不再說話。

為了什么。

她自己心底,如同明鏡。

很清楚。

……

東瀛。歌舞伎町。

張牧的住處。

張牧盯著手機上,眼神如炬。

"你覺得,卡特爾家族的人會出手?"沈南柯很奇怪的問到張牧。

卡特爾家族,那也是張牧的敵人。

"不一定。"張牧的目光,深邃的說道。

"怎么可能!難道,你已經將數字貨幣,交付給了他們一部分?"

"那沒有。"張牧又搖搖頭。

沈南柯躊躇片刻,說:"既然沒有,幕府絕對不可能放人!放過了蘇黎,他們就少了一副籌碼。"

張牧站了起來,活動了一下身體。

走到窗戶前,看著窗外。

那個女人,在他印象里,久久的不能忘去。

隨后,張牧才將在庫克沙漠的事。給沈南柯說了。

沈南柯聽到這件事,臉色更是復雜,說:"不可能吧……你懷疑。紅衣女人就是姜小酒?你不是見過她的面貌嗎?"

"是見過。"

"那你應該能確認,她不是姜小酒了。"沈南柯沒有絲毫的醋意,只是單純的在幫張牧分析。

卡特爾家族里,每一個成員都是世界各大家族的名流匯集。

這些名流里,唯獨沒有華國的名流。

姜小酒是華國的人,光憑這點。

那女人。便不可能是姜小酒。

"是不是,看結果就行了。"張牧雙手背在身后,表面上云淡風輕。實際上手心不停的在冒著虛汗。

"好了,沒事,你先別擔心。"沈南柯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張牧。

就在這個時候。門口傳來了急促的敲門聲。

"誰?"沈南柯警惕的回頭問道。

"是,我,蘇黎。"門口。一個柔弱的聲音回應到。

聽到這聲音,張牧和沈南柯兩人,臉上的喜色無法掩蓋。

沈南柯忙去打開了門。蘇黎果然就站在門口。

門一打開,蘇黎直接倒了下來。

好在張牧速度夠快,一把將蘇黎接住。轉身放在床上。

"照顧好她。"張牧將蘇黎放在床上后,對沈南柯說道。

沈南柯一臉的詫異,完全沒反應過來。

皺眉問張牧:"你,要做什么?"

"有人想要我手里的東西,想方設法的陷害我,我不能坐以待斃。"張牧臉上徒增兇色,轉身便出了門。

沈南柯想要攔著他,發現已經遲了。

從蘇黎的情況上看,她不可能一個人回來。

有人,送蘇黎回來的。

而送她回來的人,一定沒有走遠。

張牧出了門,果然在歌舞伎町巷子里,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這人,看來就是刺猬所說的人。

"你到底是誰。"張牧感覺到了,對方故意走到這街上。

卻又。

在等他!

上海新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