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婆文學網 > 海賊王之六瓣櫻 > 第十四章:如果那是真的......
    塔糖一路哭著回到了安全區,這路上雖然一直在哭,但什么聲音也沒有,安靜一直到塔糖碰見卡爾米的時候才沒了。“哇嗚!嗚嗚嗚~呃嗯~”卡爾米看著面前哭的一塌糊涂的女生,心想最近也沒干什么啊,她怎么又哭了?見塔糖的哭聲毫不收斂,卡爾米道:“好了,別哭啦!發生什么事了你和我說啊,島上應該沒有幾個人敢欺負你吧?”

    自從五年前塔糖學了防(身shēn)術之后,武力值噌噌的往上躥,島上的孩子里還真沒幾個人能打得過她。

    卡爾米安慰了塔糖好一會兒,哭聲這才停了下來,卡爾米一邊幫塔糖擦眼淚,一邊聽她講喬叔的事。“喬叔……嗚呃,我……我再也見不到喬叔了……”卡爾米揉了揉塔糖的頭發,道:“別傷心了,喬叔可不忍心看見你哭成這樣。”

    她一直覺得醫術能夠帶給別人快樂,讓生病的人痊愈,所以她很努力地學習;但今天她發現原來醫術也會害死人,也會讓別人痛苦。面對未知的病(情qíng),人們會研發新的藥品,為了救更多的人,必須要有人出來當試驗品。原來,救人之前,可能會損害別人的生命。

    塔糖啞著嗓子:“咳咳……喬叔不在,以后就沒人教我防(身shēn)術,沒人教我怎么做菜,也沒人陪我玩了……”卡爾米很不識趣地拿起旁邊的蛋糕,問道:“這蛋糕我能吃嗎?”

    一句話,又把塔糖惹哭了。這家伙的關注點到底在哪兒啊?

    “嗚嗚嗚嗚嗚~”“哎!我,我就是隨口一說而已,這么好看的蛋糕怎么能吃呢!”卡爾米被塔糖嚇得不知所措,安慰道:“別哭了啊,防(身shēn)術的話,你那么能打已經不用學了啊,自己練就好了,我給你當沙包;做菜的話,我不是一直給你當白鼠的嗎;你覺得無聊,我陪你玩啊。”

    塔糖抹了一把眼淚,看了看卡爾米,嫌棄道:“不要。”卡爾米看著安靜下來的塔糖,松了一口氣道:“不要就不要,你開心就好。”

    塔糖看了看蛋糕,對卡爾米道:“蛋糕送你了。”卡爾米拆開盒子,問道:“剛才不是還不給我吃嗎?”塔糖道:“給你吃蛋糕開心嗎?”“開心啊。”塔糖揉了揉眼角,道:“你覺得吃蛋糕開心的話,我就送給你吃唄。”

    ——時間回到現在——

    “有人說這個世界是守恒的,有人歡樂,就會有人痛苦,如果這是假的,我想讓所有人都快樂。”塔糖躺在(床chuáng)上理了理頭發,說著,“當時,我是那么想的。”莉諾點了點頭,道:“嗯,但是,如果那是真的呢?”塔糖想了想,道:“如果是真的……那我就禱告那是假的!”

    “哈?”莉諾一臉懵((逼bī)bī)。

    塔糖轉過(身shēn)蓋好被子,道:“行了,快睡吧!”莉諾看了女孩一眼,睡了。

    第二天早上,莉諾被院子里的聲音吵了起來,迷迷糊糊地換好衣服,拖著懶散的(身shēn)體聞聲走到了院子。

    塔糖正賣力地和一個比自己高了一頭多的紅頭發男生“切磋”,塔糖一邊出拳一邊精神的和莉諾打招呼:“莉諾!你起來了,我看你睡得(挺tǐng)香的,就沒叫你。”紅頭發靈活地躲避著攻擊,看見莉諾后朝她笑了笑,道:“你就是莉諾啊,聽說你救了塔糖這個笨蛋,謝謝了!”塔糖聽到“笨蛋”二字后踹了紅頭發一腳,吼道:“你才是笨蛋呢!莉諾,他就是昨晚我和你說的卡爾米!”莉諾揉了揉眼睛,清醒了點兒,和卡爾米打了個招呼。

    卡爾米拍了拍衣服上的腳印,抱怨道:“不是說不用腳嗎?”塔糖擦了擦汗,無視卡爾米,拉著莉諾去了餐廳:“我們去吃早飯!”

    餐廳里,莉諾趁著塔糖去做飯的空,問卡爾米:“你從什么時候開始當塔糖的‘沙包’的?”卡爾米把護手拆了下來,道:“從她十歲的時候就在當了,這些年我可沒少挨打……”莉諾疑惑道:“她不是拒絕你當‘沙包’了嗎?”卡爾米笑道:“拒絕是拒絕了,第二天一大早又把我拉過來了。她和你說了很多啊!”

    莉諾道:“對啊,你們第一次見的時候,你不是還把她弄哭了嗎?”卡爾米看看了廚房,確定塔糖沒過來,才聲道:“你可能不知道,塔糖雖然看起來像個洋娃娃,但哭的時候,我的天吶,完全是另一個人!當時把嚇我懵了!”

上海新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