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婆文學網 > 海賊王之六瓣櫻 > 第十八章:跟著哥哥
    我叫塔羅亞塔糖,今年十七歲,在幾天之前,我以廚師的(身shēn)份加入了一個不知名的破海賊團。船上只有我和我的船長,在這幾天,船長只做了三件事——吃飯、睡覺還有呼吸。

    而我,負責著船上一攬子麻煩事——開船、做飯、刷碗等等,在船長事先買好的永久指針的帶領下,我們開著一艘破漁船,到達了“開始與終結之鎮”——羅格鎮。

    “喂!塔糖,你快點啊!”莉諾站在岸邊叫著,塔糖慢悠悠地從船上下來,道:“急什么,處刑臺又不會跑。我們先去買食材。”莉諾拒絕道:“不要,先去看處刑臺嘛!”塔糖道:“那就分開走?”莉諾道:“更不要。”

    塔糖無奈道:“那就先去處刑臺吧。”莉諾歡呼一聲,拉起塔糖直奔處刑臺。

    海賊王哥爾d羅杰的處刑臺,莉諾想過各種樣子,但,眼前這個滿是傷痕、七扭八歪的處刑臺真的是年前羅杰的那個嗎?莉諾幼的心靈感覺受到了上萬只羊駝的踐踏。自家艾斯哥哥的親生父親,開啟“大海賊時代”,擁有大秘寶“i”的海賊王——哥爾d羅杰,就是在這上面被處死的?

    海軍是窮瘋了嗎?!

    塔糖看著一臉黑線的莉諾,拉住了一個過路的行人問了一下:“這真的是海賊王的處刑臺嗎?”那人道:“哦,真的是,不過之前一個戴草帽的海賊另一個紅鼻子海賊壓在上面,那個紅鼻子正要砍下草帽的人頭的時候,一道雷劈了下來,那個草帽得救了,處刑臺也壞了。”

    莉諾聽到“草帽”二字頓時來了興趣,星星眼道:“那個戴草帽的海賊叫什么你知道嗎?”那人見莉諾這個樣子,不(禁jìn)臉紅道:“呃哦,好像是叫蒙奇d路飛吧!”

    真的是哥哥!莉諾纏著那人讓他把事(情qíng)從頭到尾講了一遍,聽完后高興得不得了。自家哥哥出海后實在是太帥了!!

    后來,是塔糖硬生生地把抱住處刑臺不撒手的莉諾給扯了下來。

    兩人在買完食材后,在一個巷子發現了一個名為“哥爾d羅杰”的酒吧,酒吧老板表示自己也見過那個草帽子,并給兩人講了好多關于羅杰的事件,塔糖也對羅杰感興趣起來,就這樣,兩個十七歲的女生破天荒在店里呆了一下午。

    夜晚啊,說來就來,莉諾和塔糖開著船準備進入顛倒山。“莉諾!你開玩笑吧?”塔糖指著地圖,吼道,“憑我們這個漁船怎么可能安全進去啊?”莉諾道:“我又沒說要用這艘船進去。”“哎?”

    莉諾站起來伸了個懶腰,笑道:“我們飛過去!”塔糖懵了,道:“飛?”莉諾一手拿著背包,一手拉起塔糖,打開翅膀,飛向顛倒山的入口,道:“我還沒用這個能力飛過呢!”

    塔糖嘆了口氣,道:“這樣進入偉大航路的方式,還真有你的風格啊。”“嘻嘻嘻!”

    倆人進入偉大航路后,便看到了深藍色的一望無際的大海,還有雙子岬那兒的一點亮光。

    “莉諾!雙子岬在那兒!”塔糖指著那點亮光大喊,莉諾俯(身shēn)向下飛,準備降落。莉諾看了看四周,一個黑色的龐然大物停在燈塔附近的海面,莉諾正想走進看看是什么東西,就聽到了一個聲音:“這個時間竟然還有人進來啊。”兩人看向聲音的來處,是一個戴眼鏡的老頭,腦袋上頂著一朵花。塔糖道:“爺爺,你是雙子岬燈塔的看守嗎?”老頭道:“……問別人的時候首先要自報家門,這才是禮貌吧?”

    塔糖慌了,不好意思地笑著道:“抱歉,是我不對。我……”“我是克羅卡斯,是雙子岬燈塔的看守,”老頭打斷道,“今年七十一歲,雙子座,a&b型血。”

    ……

    “啊,我叫塔羅亞塔糖,是個海上廚師,十七歲,雙魚座,型血。”面對這樣的一個老頭,塔糖真的不知說什么好。莉諾笑著道:“我叫蒙奇d莉諾,是個海賊,十七歲,雙子座,f型血!”克羅卡斯道:“哦,沒事的話就盡快離開吧。”

    莉諾指著那個海面上的龐然大物,道:“吶,克羅卡斯爺爺,那個是什么?”克羅卡斯道:“那是條鯨魚。”“鯨魚?這里還有鯨魚嗎?”塔糖問到。莉諾走近了一點,那確實是條鯨魚,頭上畫著一個奇怪的骷髏頭,骷髏頭下面滿是疤痕。

    這畫風,有點兒眼熟啊……莉諾心想。

    莉諾又靠近了一點,把手放在那些疤上,沒多久,鯨魚的頭上只剩下了那副畫。克羅卡斯道:“你是惡魔果實的能力者嗎?”莉諾回過頭道:“嗯,是的。克羅卡斯爺爺,這副畫,是誰畫的?”克羅卡斯道:“一個戴草帽的海賊畫的。”

    “不會,又是……”塔糖看著興奮道快要爆炸的莉諾,淡淡道。莉諾叫道:“是我哥哥!!”

    這是今天第三次聽別人講路飛的事了,莉諾格外高興。

    最后,莉諾和塔糖朝著克羅卡斯提供的方向飛進了還未明亮的夜空。

    話說,兩人的命運……不,莉諾在第二天的命運,正在發生變化,因為——不會看天氣。

    也許是上天眷顧,也可能是主角光環劃掉,莉諾遇到了出海后的第二次狂風……

    “嗚啊!莉諾!你穩一點啊!”塔糖嚇得大叫,因為風太大,莉諾沒法平衡地飛,屢次在空中轉圈。莉諾忍不住吐槽拉一句:“塔糖,你……該減肥了。”“不要關心這個啊!”塔糖叫道,“喂!前面就是島了!”

    莉諾道:“你覺得,憑現在我們的移動速度,這個明天能到嗎?”

    ……因為狂風,她們速度慢了不止一丁點。

    飛了一晚上的莉諾已經快沒勁了,道:“喂!塔糖!待會兒我們要是掉下去了,記得救我啊!”塔糖道:“你說什么呢?!我技術很爛的!救不了你啊!!”莉諾驚道:“你不早說!”塔糖道:“你也沒問啊!”

    倆人終于掉下來了,但并不是莉諾沒勁了,而是兩人在爭吵的時候一個不知名物體飛了過來,把她們打了下來。

    第二天,莉諾靠在岸邊的一棵樹下休息。昨晚掉進海里后,喝了好多水,莉諾正好看見了一只海龜,頓時兩眼放光,拼了老命地揮動四肢往它那兒移動,抓住海龜后,嚇了它一跳,無比配合地往岸上游……

    雖說最后還是自己爬到了岸邊,但好歹命保住了。莉諾看了看海面,不知道塔糖怎么樣了,不過應該死不了,剛剛感覺到了她的氣息。莉諾慢慢站了起來,嗓子疼的要命,發不出一點兒聲音,看來她的能力只能治皮外傷,這種(情qíng)況不但好不了,還要承受加倍的疼痛。

    莉諾向塔糖的方位走,進入一片林子后,看見一只抱著蜂窩的白熊,是一只穿著衣服的北極熊,臉上被蜜蜂蟄了好多包。莉諾朝它笑了笑,它竟然臉紅了,(挺tǐng)可(愛ài)的。雖說莉諾并不知道這座島上為什么會有北極熊,但看起來沒有什么惡意。莉諾走到它面前,伸出手想幫它治療臉上的包,還沒碰到,就發生了嚇到莉諾懷疑人生的一幕。

    “r!”“啪嘰!”……

    一個戴著毛茸茸斑點帽的男人砍斷了莉諾剛剛伸出去的右手,莉諾看著自己掉在地上的手,傻了……

上海新快3开奖结果